首页 > 教案 > 作品赏析

戴望舒《萧红墓畔口占》赏析

admin 作品赏析 2018-12-11 00:00:00

萧红墓畔口占/戴望舒

走六小时寂寞的长途,

到你头边放一束红山茶,

我等待着,长夜漫漫,

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。

诗歌赏析:

《萧红墓畔口占》一诗,通过写诗人走了六小时去祭奠亡友的事情,表达了诗人对亡友的深切悼念,体现了他对人生意义的探寻。

本诗作者戴望舒(1905~1950),原名戴梦欧,浙江杭县人,为中国现代象征派诗歌的代表。主要作品有诗集《望舒草》《望舒诗稿》《灾难的岁月》等。写这首诗的时候,中国正处于战争中,在战乱的环境中,诗人走了六小时去给亡故的友人上坟,诗人饱受战乱痛苦,友人长眠于地下,隐喻的运用和克制的反讽让诗的韵味更为深长。

这首诗歌主要写了诗人拜谒萧红墓的过程。“口占”指即兴作诗词,不打草稿,随口吟诵出来。“口占”表明这首诗是作者“情感的自然流露”,不是刻意为之的,而是情感的沉淀和文学的素养聚合在一起产生的一种“裂变”,一种“反应”。特定的时代、特定的场景、特定的倾述对象、特定的心情,这些要素汇流在作者的笔下,由此一挥而就,成就了不朽篇章。

萧红(1911-1942), 原名张迺莹,身世坎坷而创作成就很大的现代女性作家。1932年开始文学创作,用自己的笔投入了抗日的洪流。1935年发表成名作《生死场》,晚期的主要作品有《呼兰河传》。太平洋战争爆发之际,她因病死在极度混乱中的香港。这对当时同样在香港坚持抗日的友人戴望舒来说,是一个极大的刺激,可是当时要埋葬萧红谈何容易,戴望舒“他们多方设法,托日本《朝日新闻》的一位记者,弄到一张证明,几个朋友,搞到一辆板车,自己拉着,走了六、七个小时,将萧红的遗体拉到了浅水湾理葬并且只插了一块写有‘萧红之墓’ 的木签。”萧红生前是那样坎坷不幸,而身后又偏偏是那样寂寞、凄楚。

死者如此,生者亦然。戴望舒曾因宣传抗日而被日本宪兵投人监狱,受尽了折磨。出狱以后,原先在香港宣传抗日的大批作家和文化人经过党组织的帮助,早已纷纷离港潜返内地,戴望舒孤身一人,只好苦苦地、寂寞地等待、等待……过了很多年,诗人才得以前来凭吊萧红。

首句中“六小时”强调时间之长,“长途”强调距离之远,“走六小时寂寞的长途”专程来拜谒萧红墓,足见诗人对她友情之深挚。“寂寞”写出自己生活在敌占区又失去了一位志同道合的战友,心境无比孤寂、悲凉。“寂寞”既是诗人奔赴墓地时的心境,也指萧红一生,特别是晚期的境况。

“到你头边放一束红山茶”一句中,“红山茶”是诗人的隐喻,传达出诗人对萧红的赞美和激赏既寄托着诗人对萧红的悼念,也象征了萧红山茶般热烈、红艳的生命。不说“墓畔”而说“头边”,蕴藏着诗人痛惜萧红的早逝,希望她仍然活着,幻想她只不过是暂时安睡等复杂的感情。

“我等待着,长夜漫漫”这一句中,“我等待着”进一步抒写等待曙光涌现,盼望民族解放斗争胜利的急切心情;“长夜漫漫”,写出这种“等待”的漫长、痛苦、难以忍受,也隐喻萧红的生命,正是在这漫漫长夜中被摧残、窒息的。

“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”一句,伤悼萧红不幸被黑暗势力和坎坷生活夺走了生命;有惋惜萧红因早逝而不能在民族解放斗争中发出更多的光和热,不能在革命文坛上创造更多更出色的作品。还有羡慕,羡慕萧红已实现了永恒的超越,无须再在长夜漫漫中苦熬苦等了,她是不幸的,又是幸福的。

这首诗通过叙写诗人拜谒女作家萧红墓的情形,表达了诗人对友人深沉追思和缅怀之情以及真挚深厚的友情。

本诗语言朴素、洗练又富于质感。此外,这首诗篇的层次分明,结构和谐,外在的平和与内在的情感张力互相支撑,时间的连续展开,心情的慢慢沉郁,生者与逝者的对话,在空旷的世界中相互呼应。(文/尹瑞文)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xyuwen.com/jiaoan/zhuantijiaoan1/20138.html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语文学习-中学语文网

http://www.zxyuwen.com/

| 苏ICP备15022984号

Powered By 盱眙启智网络科技服务有限公司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

本站资源来自网络,如果侵犯

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删除!